一期一橙

【承花】照片与记忆

*OOC严重

*LO主有病

*承花


承太郎在整理书房时也没想到能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到这张照片,他本来认为已经不见了的,花京院的照片。

两个大男人出去,又不是旅游,又不是约会。再加上他们也不是那种喜欢拍照留念的人。

所以花京院死亡后,他才蓦地发现他们之间剩余的只有并肩战斗的五十天记忆,一张合照,两张单人照。

单人照是他们互相替对方拍的。他们借了路人的相机,并托了那人寄回日本。

本想着回去后再交换着一人保留一张,可是那时的他们谁都没有料到结局。

即使是事发当时或之后一段日子里想着这一定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事吧。但不得不承认,经过岁月无情的冲刷,曾经鲜活的记忆,始终会剥落外表,褪去颜色。

所以承太郎一直是随身携带着花京院的照片的—在莫名地丢失前。

花京院很喜欢小孩子,在拍单人照时恰巧花京院蹲下身替一个小姑娘捡起了掉落的手帕,微笑着还给她。

承太郎说了一声“看我”便拍到了花京院抬头看着他温柔地笑着。

恋人笑着的时候最美丽,现在回想起来,也还是能感受到穿越了时光的温暖。

就算是老头子,荷莉,徐伦,也偶尔会抱怨他对朋友、亲人的冷淡,可花京院从不。因为花京院懂的,承太郎已经把生命中仅有的温度都给了他们。

花京院和承太郎那时也是年轻少年,也讨论过要怎么定义他们的未来。

那时花京院说“也许不能一直两人走下去,那么等你结婚了,我一定会去婚礼上祝福你,然后就再也不会见你。。”“别人可能会觉得这样很矫情,可是我就是有那么些他们不能理解的偏执”

当得知花京院死的时候承太郎并没有流露太多伤感,消灭迪奥后也是。但是他的世界好像变得混沌了,整个人每日也有些昏沉。

父母让他找女朋友,他答应了。父母让他延绵后代,他答应了。父母让他结婚,他答应了。

当他和怀孕了的女友走进教堂的时候他仿佛突然清醒过来了。在空条承太郎的一生中,受伤时,受打击时,他从没有哭过。

甚至让人怀疑他是否存在泪腺这种东西。但在那一刻,他泪流满面,“花京院。。”

“承太郎?你怎么了?”新娘疑惑地看了看承太郎。“没”他压低了婚帽的帽檐。

徐伦刚出生,承太郎刚抱到孩子时脑海里冒出的竟是花京院说的最喜欢小孩子了。他措不及防,一个可说是顶天立地的男人,却是一瞬间溃不成军。

在那之后的日子里,他并不喜欢见到徐伦,即使是由衷地爱着自己的女儿的,但在见到她时,总还是会不由地想到花京院和花京院的死亡。

他还时常联想若是花京院没有死的话,他们现在会是什么样。

幸好他忙着调查,也有了理由不回家。

空条承太郎死前的最后时刻,除了家人外,他还想了很多很多,关于花京院的事。他想了很少很少,只是关于花京院的事。

啊,以前一直忘了和花京院说,他笑的很好看。


-Fin-


本来只想写段子的,可我醉了_(:з」∠)_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