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橙

【承花】爱你我不能说

白鲸之腥:

关于某人的生日我本来想写花承的_(:з」∠)_

但是中途觉醒了奇怪的开关,就变成了这样。

@夜間飞行 亲爱的生日快乐么么哒爱你一万年!!


CP:空条承太郎X花京院典明

原本的设定是一言不发的花花和不断说话的太郎

不过现在变得有点..奇怪了【捂脸


真的很猎奇我真的没逗你。

OOC慎,慎,慎【很重要所有说三遍





承太郎觉得自己是该好好的关心一下自己的恋人了,最近乔斯达家财团的工作有些小多,自己每天埋在文件堆里找不着北,更别说履行跟花京院之前每天要一起吃饭跟散步这样的约定了,连花京院的视频通话都顾不上接。

而被圈养在家的花京院每天除了睡觉看报纸以及跟隔壁的意大利人西撒齐贝林偶尔喝喝下午茶聊聊人生之外,毫无生活的乐趣。

 

当自己回到家发现家里乌漆墨黑的,正寻思着今天不对劲儿啊花京院怎么睡得这么早,就被擀面杖从背后抡了一击往前一跪险些脑震荡外加膝盖错位,还没来得急召唤出白金之星捂住自己的后脑就被幕后黑手花京院用法皇拉着脚踝毫不体恤的拖拽进了卧室。

按亮了床头灯他发现自家恋人用法皇之绿把自己死死的捆在床柱上,平日好看的紫色眸子里冷冷的倒映出了自己满脸的怂样,他又不能让白金揍花京院,那可是花京院。

“我说…花京院。”

一道凄厉的眼刀直直的劈了过来,那种看猪的眼神让承太郎赶忙改口,“我说典明…”

花京院的眼神缓和了一些,但是依然抿着嘴唇满脸阴郁,法皇也完全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毕竟是因为自己有错在先,的样子。整整一周没空搭理对方换做了谁都会生气的吧,承太郎暗暗的这样告诫自己,正想说两句甜言蜜语哄哄花京院,但是一急嘴一滑,“那个花京院…能不能先松…”

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脸上就被花京院狠狠的甩了一耳光,法皇也顺势收紧了些,勒的他的手腕有些发痛。让承太郎觉得自己要是再说错一句话得被花京院要去半条命。与本体同在的帽子被那一巴掌震的歪在一边,他相信要是花京院下手再狠些自己的脸上大概会有个巴掌印,他已经顾不得自己是否狼狈不堪,衣冠不整,在花京院面前这些都不重要,“典明,我们有话好好说..”

对方居高临下甩了一个行啊我听你说啊你倒是给我说啊的眼神给他。

“都是我不好,典明。”在外人的眼光看来,承太郎并不是一个会轻易服软的人,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个霸道总裁般的角色,但是在家里在花京院前一切皆有可能,承太郎觉得自己下一秒就算花京院递给他一张活体器官捐赠协议书上签名盖章也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我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了,之后请了长假,以后每一天都会在家陪你。”

原本双手抱胸生着闷气的花京院看了看他,然后默默的在他面前蹲了下来,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承太郎刚才被打的半张脸,法皇也随着主人情感的变化微微的松开了些。

就是趁现在!承太郎用力挣脱开了法皇的束缚用力抱住了眼前的花京院,花京院被承太郎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条,表情明显呆愣了一下,随之身体便陷入了承太郎宽阔的胸膛里,他的下巴搁在承太郎的肩膀处,他张了张嘴,但是发不出声音,只能望着天花板上被恋人特地制作出的自己最喜欢的星空投影,就这样保持着双手垂落的姿势,无言的被承太郎拥抱着。

 

“对不起,典明,对不起。”花京院自从丧失语言能力之后,脾气就一直很古怪。除了隔壁二哥乔瑟夫的恋人,失去听觉能力的西撒,与自己之外,没有任何可以长时间呆在一起的人,由于不能与人交谈,所以每天每天的闷在家里,变得非常的暴躁,易怒。

 

即使不说,我也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END-


最后一句话原封不动的也对某人说w

评论

热度(20)

  1. 一期一橙白鲸之腥 转载了此文字